韩日闪电军事协定 首要责任人浮出水面

朝鲜日报记者 崔贤默、李龙洙 (2012.07.04 10:40)
“青瓦台对外战略企划官金泰孝策划,东北亚局局长长赵世映导演”。有人认为因秘密处理而引起非议的《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的首要责任应归咎于金泰孝和赵世映。

①东北亚局主导秘密举行国务会议

本报5月(5月8日头版)报道了韩日正在推进《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签署事宜后,虽然反对声音强烈,但青瓦台仍执意以速战速决的方式处理此事。

尤其青瓦台外交安保领域的实在负责人金泰孝的态度异常坚决。据悉5月31日总统李明博出席的外交安保关系长官会议之所以决定“6月内签署协定”,金泰孝起了很大作用。

外交部的赵世映通过外交渠道与日本沟通并负责了具体工作。他和本报通电话时说,为与日方在发表时间上达成一致,秘密地推进了此事。两国外交部事先已达成协议,26日在韩国国务会议上通过,27日在日本内阁会议上讨论,29日在日本内阁会议上通过,29日签署协定。另外还决定两国29日共同宣布签署协定的事实。据悉,韩日两国考虑到该协定的敏感性,均认为秘密处理为上策。

在这一过程中,韩国外交部以法制处的协定内容审查工作未结束为由,省略了次官会议讨论这一步,直接在国务会议上作为“当场提案”进行了处理。

②金泰孝决定修改协定名称

《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的正式名称是《韩日情报保护协定》(GSOMIA),起初名称是《韩日军事秘密保护协定》。国防部国际政策次长申京秀(音)和日本外务省东北亚科科长小野启一今年4月曾在日本东京草签了“军事秘密保护协定”。

但政府决定修改协定名称。在野阵营等提出强烈抗议后,干脆删掉了军事合作色彩浓烈的“军事秘密”一词。政府相关人士说是金泰孝指示修改协定名称,其他消息人士透露除金泰孝之外,其他部门高层相关人士也认为删除“军事”一词为好。

③国务会议通过后记者会上未提及

26日在国务会议后举行的记者会上,担任政府发言人的文化体育观光部第二次官金容焕对该协定只字未提。金容焕与本报通电话时对此解释说,有总理出席的国务会议后的记者会上,一般主要是发布总理的发言。

另外,中国《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3日在名为《韩国不应助美日挤压中国》的社论中指出:“这份协定实际是将美日和美韩两个军事同盟逐渐变成美日韩三边军事同盟的铺垫。韩国将因此伤害到它同中国的关系。”
朝鲜日报中文网 chn.chosun.com
本文内容归朝鲜日报和朝鲜日报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摘编
  •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