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懲校園暴力 自殺案涉案學生被判3年

朝鮮日報記者 趙儀俊 (2012.06.29 12:43)
▲“大邱初中生自殺案”涉案學生最高被判處有期徒刑3年。圖為,今年2月1日在大邱地方法院進行的首次公審結束後,涉案學生們臉被遮擋著帶往拘留所。朝鮮日報記者 攝影
韓國大法院3部28日對“大邱初中生自殺案”涉案學生徐某和禹某維持原判,分別判處兩人(根据表現好坏)長則3年、短則2年半的有期徒刑和長則2年半、短則2年的有期徒刑。

這體現了雖然嫌疑犯都是初中生,但作案手段殘忍,必須要嚴懲,而且要借此機會為蔓延的校園暴力敲響警鐘的大法院的意志。大法院院長梁承泰上月曾表示“校園暴力是關乎國家未來的問題”,表明了嚴懲的態度。

大法院在判決書中表示:“被告人(徐某和禹某)主張一審二審判決有誤,但不能認可。”

据法院掌握的情況,去年大邱D初中2年級學生徐某等把欺負同班同學權某當作家常便飯。徐某去年3月起以權某不听話為由對其進行毆打,並發送“想死嗎”等恐嚇短信。當年4月,徐某因自己的網絡游戲賬號被盜少了東西,搶走權某的文化商品券和現金,涉案金額達數十萬韓元。他還讓權某替自己寫悔改書和英語作業,冬天他讓權某“向媽媽要冬裝然後帶給我”,並搶走權某价值23萬韓元的高价外套。

當年10月起,禹某也加入到欺負權某的行列。兩人還約定暗號,如果徐某說“彭”,禹某就用腳踹權某的大腿,兩人以這種方式在學校經常毆打權某。12月的一天,他們在洗漱台里接滿水,讓權某把頭伸進去,然後用木棍擊打權某的大腿和臀部。他們還用收音機電線勒權某的脖子,甚至用美工刀劃傷權某的手腕,用勺子戳眼睛。

權某因受不了欺負在去年12月20日自殺。

一審法庭表示:“被告人對同學進行令人難以想象的侮辱,手段殘忍,毫無人性,絲毫沒有罪惡感。在校園暴力蔓延的情況下,如果對這起受害人死亡事件進行寬大處理,而不是依法嚴懲,其本身就是過於寬容。”二審法庭以“犯罪持續時間長,而且大部分犯罪發生在理應最安全的受害者家里”等11種理由判決稱:“寬容不是萬能藥,要讓被告人學會對自己犯下的錯誤負責任,因此要予以嚴懲。”

法律界認為,這次判決將改變以往對“校園暴力”的處罰慣例。至今為止,對校園暴力施暴學生,大多以未成年人為由,即便作案數十起,也僅選其中一個行為最惡劣的事例寫在訴狀上。法律界人士表示,這必然會導致處罰力度下降。

一位檢察官表示:“到目前為止,對青少年罪犯初犯予以保留起訴,再犯才采取正式起訴的公式。這次對初犯的初中生判處重刑,將改變檢方對青少年犯罪的處罰慣例。”2005年,在忠州一名女高中生因不堪暴力圈子的騷扰而自殺,但法院以4名涉案學生“年齡小,是初犯,且悔改態度良好”為由,予以緩期執行。東國大學法學教授朴柄植說:“這次判決將對校園暴力敲響警鐘”。

朝鮮日報中文網 chn.chosun.com
本文內容歸朝鮮日報和朝鮮日報網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摘編
  •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