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手機與社交網絡雜談

朝鮮日報網 (2012.05.02 11:40)
最近有朋友向我抱怨說“你快去換個智能手機吧。現在跟別人發信息都用Kakao Talk。就只有給你髮短信的時候還要單獨‘換一個頻道’,特彆不方便。”不過也有別的朋友說,自從換了智能手機,每個月的通訊費要7、8萬韓幣。事實上對於她而言智能手機每個月發揮的作用不過2、3萬韓幣,和普通手機沒什麼差別。但是“買都買了,就只能‘供着’”。

和智能手機“走紅”時間不分先後的,就是網絡社交媒體了。在社交媒體上發消息、上傳照片、分享資源都十分簡單快捷。而電話、網絡、攝像頭“三位一體”的智能手機又恰好能將社交媒體隨時、隨地、隨身的特性發揮到極致。漸漸地,傳統意義上的“人脈”就有了一個叫做“社交網”的“在線複製品”。在“線下”的每一個人通過智能手機成為這張龐大“社交網”上的一個點。即使沒有智能手機的人也會同時管理1個或者多個社交媒體賬戶。每天打開電腦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逐一檢查、更新,看看有什麼新玩意兒,給朋友們分享的段子、照片和視頻捧個場。

自從社交網普及之後,處理很多事情的方式方法也隨之發生變化。比如從事營銷行業的人,可以利用在線社交網絡為即將開展的業務做個鋪墊。辦事效率高,社會資本管理起來也比較方便。如果想找一家好的理髮店或者餐廳,可以一邊在線檢索,一邊上Facebook、Twitter、微博去“集思廣益”一下。等資料查好了,朋友們的建議也陸續到達。再共同參考在線評論和朋友們推薦的店家,就能迅速鎖定目標。

而智能手機如果能物盡其用,將其“聰明才智”發揮到極致,也會誕生“驚世之作”。近年來有兩大備受矚目的“iPhone巨制”均出自韓國人之手。2010年創作型歌手金耀熙用4到5支iPhone充當吉他、鍵盤、麥克風等,翻唱並錄製了Lady Gaga的Poker Face和碧昂斯的Irreplaceable。電聲合成效果十分逼真。2011年,樸贊鬱導演用iPhone4搭配專業攝影鏡頭拍攝的短片《波瀾萬丈》獲得柏林電影節最佳短片金熊獎。短片唯美的畫質令人驚嘆。而樸贊鬱和攝製組也覺得“除了攝影器材體積小之外和之前拍攝其他影片沒有什麼區別”。

金耀熙和樸贊鬱的作品會讓人覺得“原來iPhone能這麼神通廣大”。那麼,現在地鐵上那些隨時聚精會神盯着智能手機屏幕的年輕人,會讓大家有什麼樣的想法呢?如果讓他們在乘公交的時候眼睛不看着顯示屏,耳朵里也不插着耳機,他們會做什麼呢?和旁邊的人聊天、看書,還是打瞌睡呢?如果讓智能手機和社交媒體從我們的生活中短暫的消失一段時間,大家會不會覺得侷促不安,仿佛與世隔絕一般呢?

事實上在線社交網絡的存在,在一定程度上也依賴於現實生活中的社會關係。而在社交媒體文化形成的初期,社交媒體的一項重要功能也是維繫和強化現實生活中的人際關係。因此,當我們越來越多的依賴於社交媒體和智能手機來消解自身的孤獨感的時候,也不要忘記給長輩打個電話,和同事聊聊天,甚至是在地鐵上對素不相識的人報以微笑。新的媒體產品和電子產品的開發總是以“人性化”為目標,而“以人為本”的初衷不可能僅僅通過數字代碼和半導體元件來實現。

讀者 菩提樹下

(文中所述僅代表他個人觀點,不代表朝鮮日報中文網觀點)

朝鮮日報中文網 chn.chosun.com
本文內容歸朝鮮日報和朝鮮日報網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摘編
  • RSS